因。為。 bLue

關於部落格
自由和落寞之間怎麼換算。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。無邊的宇宙。哪裡有我想要的生活。也許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懂。
  • 5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是我沒有想太多

倒數12天,就要離開一個熟悉的地方。一個裝滿40個月記憶的地方。
曾經包含歡樂、掙扎、淚水、甜蜜,與矛盾,愛恨糾纏的一個地方。
這幾晚都難以入眠。輾轉反側,於是眼睛始終沒有閉上,一直到天亮。
想了很多。
自己的、人家的、無關緊要的、零零落落的……
一直想,不斷想。

一個剛離開的同事,離開之前傳來了一封簡訊。
「走人真的可以為所欲為……福利要求都更好了,要看戲有人陪,連弟弟的臉色都好看點。除了發稿主任還是老樣子,結果我的歡送會人數超過十個……人緣太好,叫他們不要去還很委屈他們似的……」
除了發稿主任還是老樣子……
是的。只要心思稍微細膩一點,都會發現最近發稿主任的臉很黑,說話的語氣也像塊冰。
尤其是像我這種平時就觀察入微、習慣察言觀色的人來說,更是早就感覺到不對勁。 (其實是敏感)

前幾天,一不小心落入北馬特區,我就暗地里大叫不妙……從我位子的角度望過去,依然可以很清晰看到發稿主任那張比鍾馗還黑的臉。於是,我黯然地低下頭,開始叮嚀自己,今天要萬事小心,千萬不要行差踏錯,交流互動可免則免,心想事成啊……
結果,過程雖驚險連連,但總算逢凶化吉,大步攬過。

當時,只是覺得他們怒形於色,重地禁區閒人莫進。
直至今日,我突然間很像可以瞭解、體諒他們的心情了……
短短兩個月內走了八個人,人手吃力,做上司的壓力難免。

像前幾天我做了一張餞行卡給蕭美艷,全世界都留了言簽咗名,惟獨欠小保。
沒有一個人願意呈上去給他簽,像怕送死般,千千萬萬個不願意。
於是,為了一個完美的結局,我硬著頭皮,送死去了。
結果咧,雖大難不死,但都身心受重創,因為自己送上門——被人「串」。
「可以請你簽個名嗎?全部人都寫了,除了你。」
「是咩?」
「嗯……」
「我做麼要簽?她走你們很高興嗎?」
「不是高興,只是留個紀念。」
「是咩?」。
「……」
終於,在時間遊走於沉默的幾秒中之間,他簽了,也順手寫上兩個字:順利。

講真,給人「烏」,真的很不爽。記得當時心裡馬上有個OS:再跟你說話,我就真的是一隻「鳥」。
現在回想,其實不能怪他。
站在他們的立場來看,這真的沒有甚麼好高興的,更不用說甚麼歡送會、慶祝會之類的。
說穿了,是我太幼稚,沒有顧慮到他們的感受……
我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。天下無不散之筵席,作為朋友,與其傷感送別她,不如開心地祝福她。
每個人心中想的,都不一樣。就好像每次看天空,我看到的是藍色,你看到的可能是灰色。
每個人心裡所想的,都是自己所相信的……

很多時候,我會想太多。這一次,卻想得太少。
但請相信,無論是自己離開,或者是任何一個人離開,在我心中,都不曾是快樂的。
也許會有那麼一點點的快樂,是因為他們有了下一個目標、有了比現在更想做的事、有了可以擁抱比現在更美好的未來,那種快樂是來自於獻上祝福的一種心情。
分離,一句到尾,都是傷感的。
只是看你用甚麼心態和方法,去掩飾,又或者去超越那份離愁。

不要說我憂鬱舊病復發。
如果不多愁善感,那個就不是我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