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。為。 bLue

關於部落格
自由和落寞之間怎麼換算。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。無邊的宇宙。哪裡有我想要的生活。也許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懂。
  • 5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浪女情懷

只是人生地不熟,英文又是有限公司,很多事情實行起來都有點吃力。望著朋友的地址,一頭霧水。還沒想好要怎麼過去,網上寫說坐車過去要三小時,坐公車還是搭D去,還不知道。這裡搭公車不便宜,廿分鐘車程要馬幣十六塊。還有誰說喝水不用錢的?沿途大街都沒有看到有飲水機,一支小的礦泉水都要七塊錢,真的有夠「珍貴」。

還沒開始賺錢,就已經在燒銀子啦。真是拿命。

這短短三天,英文的使用量已經超出半年。老天仿佛比較「眷顧」我,怕我跌不痛、長不大,特別喜歡「考驗」我。我這一路上都沒有遇見所謂的「翻譯人員」,反而做了馬來海關的「翻譯」,幫手翻譯山東普通話……過程搞笑之餘,非常哭笑不得。

換了這裡的手機號碼,只通知了屋企人。短訊已經不像以前響得那麼頻密,我最喜歡的hero鈴聲也很少聽見了。十五分鐘前有響了兩聲,一封是小阿姨發來的,聽說細佬的成績好好,我並沒有太多驚喜,這一切似乎早在我的預料之中;另一封就是細佬傳來的,叫我穿多幾件衫,一看就知是媽媽叮囑的話,細佬是代勞sms而已。

無論如何,都祝賀他考得好成績,希望他好好規劃將來,而我這個作為家姊的,除了以他為榮,最覺得遺憾的就是缺席他
7
月的畢業典禮,索里啊細佬!

幾日都沒有上網,郵箱裡有幾封未讀的信息。都是前同事傳來的。明龍最令人嘔血,我都不知幾時做了他的「藍妹妹」,看了差點連前天的飯都吐出來。還有江麗,昨晚半夜換SIM卡時竟然還收到她的短訊問候,又再次感動。(真的不想那麼容易感動,感覺很沒用)我之前答應過他們會在21號之後告訴他們我的最新現狀。但是到現在我都還沒向他們「匯報」。

講真,我向來最討厭解釋和交待。而今次,我並非因為不想解釋交待而不向他們坦白,而是我竟然不知從何說起。唉,平時廢話就多多,現在講事實就婆婆媽媽。或者,給我多一點時間,讓我想下如何坦白從寬。

突然想起蕭美艷,平時習慣每一日都收到她的短訊,飛之前也有收到她的sms,知道她明天又要去見新工啦,小女人生活真是如棋局局新。還有一哥,道別短訊在上機前一刻,叫我「要笑噢」。其實每次想起他的《日本娃娃》,真的想不笑都很難。

沒辦法,知道我的秘密的只有他們兩位和愛玲,會祝我一路順風的也只是他們和送機的一位朋友。

有點奇怪,我很像從來沒有離開過。很多記憶仍然猶新,只是昨天已經很遙遠。包括屋企人曾經表示不可以瞭解我做的這個決定,我竟然借用唐伯虎的「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」,來「解答」他們的疑惑(正確來講,應該是「迴避」他們的問題)這一幕一幕,都很像前一秒才發生……

現在這裡的時間是凌晨三點鐘了。剛有人問我的時差調過來了沒有,我笑笑。我其實根本就沒有在管自己適應時差的這回事,反正在哪裡我都不可能十二點就上床睡覺。腦海里浮現的問題倒是:你那邊幾點?然後再自答:減去四小時,你那邊現在應該是晚上十一點。

也許冬天真的來了,溫度愈來愈低。手掌心很冰,眼皮不沉重,只是有點疼。飛之前不小心吃了一隻蝦,到現在還想不通為何燒賣里會有一隻蝦……還要是一隻「毒蝦」,讓我右眼馬上腫了起來。沒有跟媽媽說,免得耳朵疲勞轟炸;想找人細訴,看著msn長長的list,沒有想聊天的人,於是決定繼續appear offline

這裡,雖說只有孤獨的時候會來,卻也是一個最好倾訴的地方,特別是在身在異鄉的這個夜晚,自言自語、不想睡的時候。

唉,或者流浪真的不是一句話。「犀利哥」,不是人人都可以咁犀利嘅。不過,為咗避免繼續燒銀子,一定要振作啊!^^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