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。為。 bLue

關於部落格
自由和落寞之間怎麼換算。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。無邊的宇宙。哪裡有我想要的生活。也許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懂。
  • 5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又一天

所以,說起來我都算幸福,因為屋企有個勤做家務的好細佬。當然,細佬時常都會怨天,為甚麼「賜」他一個又懶又不像女人的家姊。

「看以後誰敢娶妳,八婆。」這句話,他講不膩,我都聽厭了。

所謂「人在做,天在看」,可能真是報應啦!以前在家太囂張了,如今才落得如此下場。希望工作快點有著落啦,除了幫補生活開銷,至少有個精神寄託,不用每天一睡醒就要想「今天要煮甚麼」……煩死了。

如果沒記錯,下個星期就是父親節,也是我「離家出走」的第二個月。去年,剛好細佬在吉隆坡實習,於是我們一起買了個蛋糕回家慶祝雙親節。今年,可能有些話只能在電話裡說。

不過,那未必不是好事,因為很多時候,有些話面對面開不了口,反而見不到面,容易開口些。

其實,如果說我和媽媽的關係像「朋友」,那麼我和爸爸就像「師生」。我們兩父女,相敬如賓,很少話家常。

爸爸沉默寡言,不太會用言語去表達對別人的關心。他最喜歡論政,話題惟有觸及國家政事或社會科學,他才會打開話匣子、暢所欲言。

我之所以用「師生」來比喻我們的關係,是因為我對爸爸永遠都有一份「敬畏」。他雖然是一個菜販,但飽讀詩書。論政雖然是我的忌諱,但我始終佩服爸爸好學不倦和能屈能伸的精神,包括我對文字和書法的喜愛,相信都是遺傳於他。

還有我們父女倆的「浪子情懷」,亦都皆因血濃於水。

爸爸大半生飄浮於香港和台灣,四海為家,四十幾歲在一次偶然下,重遇我媽才決定成家立室。( 緣份天註定,孽緣也是 )

我的「浪女情懷」,媽媽可能未必理解,但我相信爸爸可以體會,因為他有流浪過,他應該清楚,為何有些人會有這種夢想。

出國那天,我不讓家人送機。出門前跟爸爸話別時,他跟我說了一段話。前面的我不太記得,惟記得最後那一句。

「…玩是玩,記得留點錢,買一張回來的機票。」細佬聽了,在我耳邊小小聲揶揄我:「他怕要出錢幫妳買機票,哈哈哈!」

但我覺得爸爸並不是這個意思。他是在提醒我:「記得回家,別忘了妳的家在這裡。」哈哈,或者我想多了,可是我始終沒有懷疑過我的詮釋。因為,自我懂事以來,印像中,緃使爸爸是一個浪子,但是他並沒有忘記回家的路。

所以,結束飄洋的日子之後,他回到他最熟悉的森美蘭,看看他年邁的母親,以及組織一個家庭,落地生根。

( 或者生活太悠閒,無聊時就會想很多東西……一開始就難以中斷。)

今天下午,哪裡都不想去,只想放空,躺在床上看了兩部星爺的舊作——西遊記之《月光寶盒》和《仙履奇緣》。其實我前前後後看過幾次了,最後那次應該是兩年前,在嘛嘛檔。

今日再看,感覺依舊。一樣廢、一樣好笑,但最後亦都一樣有少少遺憾和傷感。

「曾經有一份真摰的感情擺在我眼前我沒有珍惜,直到失去後才後悔莫及。塵世間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,如果上天可以再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,我會對那個女孩說三個字『我愛妳』,如果一定要加個期限,我希望是一萬年。」

這句對白,我倒轉都會背。只是,每次聽到的感覺都不同。有時會覺得滑稽無聊、有時會覺得老調重彈、有時會有少少感動、有時則會感同身受。

無可否認,有些人會很排斥這一類的無厘頭電影,甚至覺得浪費時間浪費精神。只是我始終認為,即使再無厘頭的電影,都會有它要傳達的一些訊息,只是每個人接受的點不一樣,所以感動的點都不一樣。

看戲,娛樂jek。開心就好,何必太認真。



奧克蘭。風和日麗。



私闖民宅。我的
dream house,簡簡單單,感覺溫馨。



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,悲泣到天明。



夕陽無限好(好~好~好~),只是近黃昏(哪怕近黃昏)。



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,只是當又一個人看海……



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,就像帶走每條河流。



彩虹總在風雨後。觸不到,但是我看見了。你呢?



每天早上散步的地方。很冷。也很曬。



一直想買一件這樣的外套,長長的,後面有帽子,而且是我喜歡的黑色。



還有這雙鞋,紐幣五元,也是我喜歡的白色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