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。為。 bLue

關於部落格
自由和落寞之間怎麼換算。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。無邊的宇宙。哪裡有我想要的生活。也許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懂。
  • 5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的驕傲無可救藥

他們並不相識,只是在某個時限裡,剛好在同一個空間裡,相遇了。或者不應該說是「相遇」,「相遇」是美好的,他們並沒有相遇,他們不過是剛剛好一起路過。

只是水平線上的一個交集點。

而人潮當中,也許真有兩個有情人,或者因為擦肩而過看不見對方,又或者在人群中埋沒了,始終遇不著對方。

那個情境就和《向左走向右走》的男女主角一樣,不斷彼此錯過。也像某些故事裡述說的,一轉身就是一輩子。

人際間的緣分,是在生活中邂逅,又在生活中流失。不過如此。

或者有時我真的想太多。就很像現在重覆聽著李玖哲的《想太多》那樣,「…是我想太多,我也這樣說,這是惟一能安慰我的理由…」每次一聽這歌,心情就會莫名地低落……

我討厭不知不覺,因為我總是後知後覺。後知後覺,做了「湯魚妹」兩個星期。坦白說,也不知這兩個星期是怎麼熬過去的。

每日清晨四點多就要起身,洗冷澡後還要強迫自己吃早餐。四點多吃早餐真的很痛苦,但如果不吃又怕體力撐不住,畢竟這份工作是需要勞力的。所以即使痛苦,也要理智地說服自己:吃啦!不吃沒有力做工。=.=

海鮮工廠妹真的不易做,廠里面的溫度很低,要處理的魚又大條又重。才做了幾天,我已經傷痕累累。手指被刺傷、腳被凍傷,可能因為海產有毒,而我對海鮮又敏感,現在連臉也開始腫了起來。

而每次看著那些「死魚」,真的有恐懼感。包裝、捉蟲、挑骨都算還好,最令我覺得噁心的,莫過於要處理那些魚膽,黃澄澄、軟綿綿、油淋淋,真的很反胃。每次一處理魚膽後,連午餐也可以省下來,因為吃了也會吐出來,那不如留住做晚餐好了。

唉,真的很難撐。有人還鼓勵我說:「撐不住都要撐,給自己一個時限,當是磨練。」磨練,真是「折磨」+「煉獄」啊!我記得以前培訓營有句口號:合理的要求是訓練,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。

這份工,當然沒有不合理,因為有薪資的嘛。用勞力去換取金錢,有甚麼不合理的?只是我之前做的工都是靠「腦力」,「勞力」的工作第一次經歷,真的很操勞。

第一天下班回到家,朋友就忍不住跟我吐苦水,「都不知道我做麼要來這裡,在那邊有一份好好的OFFICE工不做,跑來這裡受苦……真的後悔死了啊。」

我聽了,並沒有直接回應她,心中只有一個OS:「TMD,我想說的都給妳說了,那我還可以說甚麼?」

之後,我並沒有附合她,即使當時我也覺得身心疲憊。我知道,如果連我都一起跌墮,那結果可想而知,就是一起打包行李回家了。

雖然覺得辛苦時,我也很想回家,可是還沒有看到下雪,如果現在就回去,我想我會後悔。所以,每當想放棄時,只要想到一片白茫茫的雪景,就可以讓我有足夠的勇氣支撐下去。

或者你會覺得我很白癡,長途跋涉來這裡就遇為了看雪景?其實也不盡然,但無可否認,那是最大的心願、夢想。

夢想,本來就是白癡的。因為每個人的夢想都不一樣,我覺得是「偉大」的,可能在別人眼中,是「極度無聊」。

我不要求別人認同,但求自己可以堅持(相信)。

堅持,其實自從在這裡開始生活後,我的「堅持」已經沒有以前理直氣壯。因為面對現實,生活多了很多妥協。即使心有不甘,最後亦要接受、屈服。

「改變不了世界,惟有改變自己。」我不否認,那是很合理的生存之道。之前有個朋友說我有藝術家的精神,但是沒有藝術家的脾氣。我笑,笑自己原來早已習慣了武裝。

我有我的脾氣,只是我很清楚,有些話說了出來,覆水難收。選擇不說,就是不想傷了感情。如果是朋友,就不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;如果瞭解我,就請尊重我的選擇。

「我的驕傲無可救藥,我的懶惰也改不掉,我的脾氣控制不了,我都知道我自己都知道。」——陳綺貞《我的驕傲無可救藥》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