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。為。 bLue

關於部落格
自由和落寞之間怎麼換算。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。無邊的宇宙。哪裡有我想要的生活。也許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懂。
  • 5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monday 很 blue

就這樣,不知就里的人,常被我嚇得面無人色。而我,反而得意洋洋,哈哈!(變態)

自從在魚廠開始上班後,我就變成「睡覺達人」。由於工作「傷身」又「傷神」,上網又不方便,每天下班回到家,除了煮、吃,其他時間就是「睡」。

雖然說時間可以改變一切,包括人的適應能力。一個月過去了,我始終覺得四點鐘起身做工真的「好攞命」。即使九點多就寢,但每天還是覺得睡不夠,上班的腳步也異常沉重,很多時候還很想變身恐怖分子,炸掉整間魚廠。

之前在報館上班,我的週休固定在週日和週一,週一簡直就是我的放逐日,唱K逛街嘛嘛檔直落,要不然就宅家上網看戲。也因為這樣,從不知道何謂「monday blue」。如今,才真正感同身受。這裡的monday,真的很blue啊!

坦白說,我並不討厭魚廠,只是上班的時間讓我覺得很痛苦。魚廠的同事基本上都很友善,他們大部分都是本地人(毛利人),無論男女,個個都高大魁梧,我幾乎是抬頭跟他們說話。

可能我是當中最矮小的,所以他們都把我當「妹妹」,也沒有人相信我已經26歲了,還有人這樣說:「26 years old?oh darling what u drink everyday?my god!」雖然有點尷尬,但心裡難免還是有點開心暗爽,哈哈。

無可否認,毛利人的相貌多數都很早熟。有個毛利女子,單憑外表,我以為她已經30歲,但原來她比我還年輕,才芳齡22,我當場咋舌,也慶幸自己沒有自作聰明,將心中所想說出來。年齡,始終是女人的忌諱,並隨著增長演變成「秘密」,這仿佛已經是一個定律。

也許相識時間尚淺,毛利人給我的感覺除了親切熱情,最令我難忘的,就是他們的笑聲。無論男女,只要開心,他們就會發出爽朗的笑聲,響徹雲霄、無處不在。可以預見,他們對於人生所抱的態度應該是很豁達、很隨性的。

或者就是因為笑看人生,新西蘭總是給人一種清閒平靜、與世無爭的感覺。只是,很多時候也都會聽見他們「喊累」,尤其是那些做了五、六年的員工,經常都會在他們的眼中看到一絲的疲憊掠過。

我想我可以想像他們的心情。一份工,做了好幾年,難免會覺得疲倦,甚至遇到瓶頸。尤其是魚廠的工作,千篇一律,樂趣太少。我只做了一個月,都受不了,何況是他們。

有次洗魚的時候,我就跟朋友說:如果要我一輩子對著這些魚,我寧願隨便找個人嫁掉算了。「流浪會讓人更認識自己」,這句話太對了。自從做了「湯魚妹」,我就更加清楚自己要的是甚麼。以後我要做的工作,一定要衷於自己的喜愛,文字就是其中一個選擇。

當然,魚廠的員工未必可以像我那麼幸運,可以「選我所愛,愛我所選」,他們之所以默默耕耘,一句到尾,還不是為了生計。就像中學畢業等成績放榜時,我選擇餐廳的兼職,但爸爸就建議我去會計樓實習,做些「有利前途」的事情。

向來對數字不敏感的我馬上拒絕:「不要!我不喜歡會計。」爸爸語氣有點重,他說:「妳以為我就很喜歡賣菜嗎?」這一句話,我一直銘記於心,雖然最後我還是去了餐廳打工。

沒錯,有誰不想不用工作就可以發達?大家正在做的事情,不管喜不喜歡,為了生活,也要撐下去。有了「湯魚妹」的經歷,我學會了一樣事情,就是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,give more expect less

有時,改變是好,但也會讓人反省,自己過去是多麼地幸福,所以要學會知足、珍惜、感恩。至於那些有夢有想、立志改變自己的人,就不要再蹉跎了,因為當年紀越大、擁有的東西越多,要起飛,也就更重、更難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不只對浪子情有獨鍾,我一直都想像自己是個浪子。

而令狐衝那個浪子便是我心中最接近的那個人。

浪子,不一定是正在流浪的人,因為流浪的人未必是浪子。

浪子是一種心情,一種感覺。

那些找不到寄託,缺乏安全感,需要關心的人,也可稱作浪子。

我一直都想像自己是令狐衝,歷盡無數的折磨和情劫後,從此瀟灑縱逸地笑傲江湖。

雖然有人說我的個性一點也不令狐衝,倒是任盈盈:倔、自尊心強,即使心中黯然,也絕不在任何人面前表露絲毫。(當然,金庸筆下的任大小姐是一個大美女,我不是。)

但我還是崇拜令狐衝的。

不是因為他的獨孤九劍,也不是因為他與岳靈珊還是任盈盈的故事。

我羨慕他可以笑傲江湖。

我知道,我要是他,我也不會屬於那個江湖

上那段文字,是兩年前所寫下的。現在看回去,竟然為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情懷而覺得驚訝。再看回其他以前寫下的文章,恍然發現,我的文字除了多愁善感,原來也曾經充滿生命力。

從昔日的文字找尋曾經的自己,那種感覺很難形容,有一種陌生,也有一種熟悉,簡單來說,像是「熟悉的陌生人」。以前和現在,我是否還是我?我想應該是的,由始至終,我很多信念都沒有改變,至少《笑傲江湖》依然是金庸筆下我最喜歡的作品。

看著一篇又一篇的舊文章,仿佛坐著多拉A夢的時光機穿梭時空,回到過去。活了廿六年,說不出我得到了甚麼,也道不出這一路成長(變老)的心情。雖然不能明確地指出,但一定有某些東西改變了,而這些現在我所不瞭解的,也將改變我廿六歲以後的生命。

這一刻,忽然很想念某些人、某些事,也很想很想飛去中國,回去武漢看看我的校園,看看它變成甚麼樣子了。三年多了,一直都嚷著要回去,但始終只是說說而已。

這個心願,真的希望今年內可以實現。

如果感情曾經似漆,留在天地間;如果歲月曾經如歌,唱過多少遍;一切我們的時間,沒有忘記的一天;往事就是這樣,來得似火,去得並不如煙。
——《往事並不如煙》

 
有點陰森……


構圖很美。(自讚,哈哈)


我想當我離開的那一天,惟一留戀的就是這裡簡潔的房子。


聽老外唱歌。


也是一種享受。


不是開玩笑,真的很冷。


我不怕狗,狗比較怕我,哈!


汪洋中的兩條船。


惟有倒影顯得我的修長。


難得天空這麼藍。


竹林深處。


過眼雲煙。


帆船。天黑黑。


我喜歡這個。情有獨鐘。


我的童年回憶。


很想把它們抱回家。


提醒人們要勤奮的精品店。


藝術走廊。


偷拍。流連忘返。


第一次下廚。自己都不想食。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